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阿利托大法官正在撰写杀死罗伊的决定意味着什么

不要让自己相信法院的最终意见会与泄露的意见草案不同。

美国最高法院的九位大法官喜欢把自己描绘成山上的智者,冷静地传播智慧。但最高法院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了解政治就是了解机构及其将做什么。

希望周一晚上泄露的即将到来的法院判决草案将推翻具有里程碑意义的 1973 年罗伊诉韦德 (Roe) 诉韦德 (Roe) 诉韦德 (Roe) 诉韦德 (Roe v. Wade) 堕胎权利裁决,剥夺美国人的玫瑰色眼镜,并将法院展示为美国政府可预见的第三个政治部门比如白宫和国会。

在多布斯诉杰克逊妇女健康组织的意见草案中,该案质疑密西西比州在怀孕 15 周后禁止堕胎的禁令,塞缪尔·阿利托法官写道,宪法没有堕胎权。

“我们认为必须推翻 Roe 和 Casey,”他写道,指的是 1992 年的 Planned Parenthood v. Casey,该案确认了 Roe 对堕胎服务的宪法权利的认定,但允许各州通过一些限制。“现在是关注宪法并将堕胎问题交还给民选代表的时候了。”

出于某种原因,当Politico 公布泄露的草案时,全国都倒吸一口凉气,但是,来吧:谁不知道这个案子会以这种方式结束?

美国人是否认为最高法院大法官实际上是在闭门审理此案?他们是否有一种大法官仔细阅读厚厚的法律书籍,来回讨论想法,也许在做出决定之前相互辩论的形象?

请。法院很久以前就做出了决定。

法官在口头辩论后几乎立即对案件进行投票。在他们听到争论的同一周,他们把自己关在一个房间里,一个接一个地解释他们将如何投票。那个房间不允许其他人进入,所以只有九个人知道第一次立即投票的细节。但该投票通常是具有约束力的决定。法官不会花时间深入研究律师在法庭上向他们提出的任何论点。就好像争论无关紧要。

这意味着,最高法院很有可能在12 月 1 日这一周对多布斯作出裁决,而法官们自去年以来就已经知道了结果。

你会听到很多人说周一晚上的泄密,“这只是一个草稿!事情可能会改变!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叹。是的,大法官极有可能改变主意。关于最高法院的几本内幕书籍清楚地说明了这种可能性。同样的书也清楚地表明这是多么罕见。

发表评论